冲击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冲击钻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福州西洪路拓宽园林建议保留大树做分车带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20 14:00:14 阅读: 来源:冲击钻厂家

榕树是福州的市树,炎炎夏日,一棵10年的榕树绿荫,能给数十位市民带来凉爽。然而,福州西洪路西门至西二环路段,百余棵榕树都种植在水泥花箱中,这些已种植10年的榕树,树干还没有胳膊粗,作为行道树,没有树冠,成为“盆景”,整条路成了热岛。

这样的绿化方式是2005年实施的,当时西洪路拓宽,行道树回植时,园林部门发现,在密集的地下管网处,竟无法继续种植行道树。今年11月,西洪路大部分路段将进行拓宽改造,不少市民建议,规划、建设、市政、园林等多个部门,应吸取教训,别让西洪路的林荫道,成为市区绿化的“伤疤”。

西洪路东段,榕树种在水泥箱里长不大,这段路酷热难耐

西洪路西段,绿荫夹道,市民希望道路拓宽时,能留做分车带

西洪路东段,种在水泥箱里的榕树已十年,还是小树

行道树没下地,十年不成荫

“西洪路西门到西二环路,这段路约1公里,很多榕树都是种在水泥箱里,好几年了,树都没有长大,因为没有树荫,行人经过这边都非常热。”昨日,市民谢先生致电海都报热线95060,他建议园林部门改变绿化方式,把行道树直接种到泥土里。

昨日,记者在现场看到,在西洪路永辉超市附近,两排几十棵的小叶榕,被种植在水泥箱内。水泥箱的油漆经过多年的雨水冲刷,脱落大半,花箱里还有一些生活垃圾。在这两排孱弱的小叶榕身上,还挂着路灯、搭着电线。据记者估算,水泥花箱的面积有1平方米左右,大部分小叶榕的胸径不足10厘米。

附近居民王女士说,花箱面积不大,榕树营养不足:“榕树都是种在土里的,就西洪路种在花箱里。这哪是种树,就是在养盆景,有的还成了垃圾箱。”

西洪路全长超3公里,以西二环划分,东段为西门至二环路,西段为二环路至金牛山公园。东段花箱种榕树的路段约700米。西段2公里多的路段,同样种的是小叶榕,但因为下地了,小叶榕枝繁叶茂,树冠在空中相连,和东段形成强烈反差。

管网不留空间,将成绿化荒漠

对于西洪路东段,园林专家告诉记者,这是2005年西洪路拓宽工程导致的。

“当时规划部门只要两侧各少占1米的路面,原生的大树就能保留,但建设部门要求移树。移树后回植,发现地下管网密布,没有给行道树留空间。最后,科研院的专家想了这个办法,在水泥花箱中种植榕树,但效果不好。”园林专家说,按照常理,小叶榕种植10年后,至少能达到20厘米的胸径,但西洪路东段无奈花箱种树,成为城市绿化的一道“伤疤”。

今年11月,西洪路道路改造工程将启动,此次项目路线长2481.381米,规划红线宽18米,双向四车道。这意味着,西洪路又要经过新一轮移树。目前西洪路西段都是双向两车道,如果变成四车道,很可能要双向拓宽,这意味着很多小叶榕要被移走。

记者从市园林局的审批部门了解到,项目业主单位——鼓楼区建设局提供的一份方案,因为涉及移树较多,目前还在优化,正式的移树方案还没有递交到审批窗口。

鼓楼区园林局方面透露,建设部门已经向园林部门咨询了意见,园林部门的建议是少移树。

市民声音 道路拓宽护绿,可参照梅峰支路

对于西洪路将来的改造,不少市民也谈了自己的想法。

家住西洪路附近的蒋先生说,西洪路是不少外地游客从二环进入西湖公园的必经之路,这条路绿化的好坏代表了福州的绿化水平:“大树种在花箱的做法是无奈之举,但事实证明效果不理想。相关部门还是要去发掘路段上的绿化空间,让大树下地,给市民一条真正的榕树林荫道。”

退休干部林先生建议,在道路改造设计时,要给绿化留足空间:“在国内很多城市,绿化和道路改造是不冲突的,因为他们已经开始普及共同沟,为市政管线和植物生长都留足了空间。”

在城建部门工作的李先生说,西洪路东段绿化的状况是规划问题,市区也有保留大树的成功案例,“按照规划,改造后,西洪路四车道有18米的宽度,这足以设计出两条绿化分车带。之前在梅峰支路拓宽时,保留了一排香樟树,作为分车带的乔木。又比如铜盘路,保留了近百棵高山榕,同样作为分车带的大树。西洪路西段在拓宽后,也可以参照这样的方法设计,尽量少移树,留住城市绿荫”。(海都记者 石磊磊/文 林丹/图实习生魏媛)

闽南网7月23日讯 7月16日上午,宁德市寿宁县公安局接到一起报警称,竹管垅乡后洋村一女子被强奸,民警到场后掌握了相关证据,并将嫌疑人控制。

小丽在重症病房仍未脱离危险

女子家属介绍,受害者小丽(化名)今年17岁,当天到茶园采茶,被51岁的村民主任张高强强奸,后不堪施暴者妻子的辱骂,服下“百草枯”农药。

昨日,小丽还在福安闽东医院抢救,尚未脱离生命危险。据了解,张高强和小丽是堂兄妹关系。寿宁县公安局有关人士介绍,嫌疑人张高强涉嫌强奸已被警方刑拘,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被施暴者妻子羞辱 少女喝下百草枯

昨日是小丽在重症监护室的第7天,依旧未脱离生命危险。母亲邱立秀告诉记者,7月16日清晨近6点,她打算和女儿到茶园采茶,因为要安顿小儿子,她便让小丽先上山。6点多,她在途中见女儿哭着跑过来,浑身是汗,衣服裤子全是泥土。小丽一下子扑在地上:“妈妈,我对不起你!”

“她说被张高强夫妇辱骂、欺负。”邱立秀安慰女儿说,会找对方理论,然而女儿却哭喊着:“张高强弄(强奸)了我!”

昨日,邱女士及当天陪小丽做笔录的亲戚,转述了小丽那天的遭遇。

当天清晨,小丽正往茶山上走,遇到来喷农药的张高强,两家茶园紧挨着,两人还同行了一段路。到小丽家茶园附近时,张高强突然一把抱住她,不顾小丽的反抗,强行把她拖到草丛中强暴。

事后,小丽衣衫不整地在地上哭。张高强的妻子金某刚好也来茶园,撞见张高强正在穿裤子,金某便辱骂小丽,骂得很难听。女儿说,张高强老婆扬言要把这丑事告诉全村人,她觉得很羞辱。

羞愤的小丽跑回自家茶园,张高强夫妇则自行离开茶园。小丽一时想不开,将张高强留在茶园的“百草枯”灌下肚,事后却未告知母亲。

“我把她带回家,张高强夫妇就上门了,又是请求又是威胁我们不要报警。”邱立秀说,丈夫张仕利闻讯赶回家,并将此事告诉小丽的姑姑,小丽的姑姑即刻报警,此时已经是当日上午9点多。

­   都说看病不能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,医生看病开药若不先了解病人的过往病史、药物禁忌等,易导致医人不成反而害人的悲剧。龙岩上杭县法院审理认为医生张平(化名)违反诊疗常规,且该过失与患者吴强(化名)死亡存在因果关系,日前判决张平承担此次医疗纠纷20%的责任,即赔偿吴强家人各种损失148309.3元,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。

­  2015年1月22日晚,上杭某学校保安吴强在学校门卫值班,当晚呕吐后感觉呼吸困难,便自己步行到张平开的诊所就诊。

­  由于有过哮喘病史,吴强一到诊所就凭借自己的直觉,告诉张平其感觉气喘、呼吸困难,需要开一瓶舒喘灵喷雾剂。当时,张平忙着接诊其他患者,也没多问吴强当晚吃了什么东西、之前有什么不良反应,就大致认定吴强是哮喘发作,立即从药柜取了一支舒喘灵,并帮吴强喷了一下。

­  然而,仅过了十几秒,吴强便慢慢低头、双腿无力,顿时休克晕倒在地。张平吓坏了,立即对吴强做心肺复苏术,并拨打了120。最终,经上杭县医院120医生抢救无效,吴强死亡。

­  2015年8月11日,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,对吴强尸检见呼吸道食糜阻塞,由于异物阻塞呼吸道有时会出现气喘样表现。而现场未见呕吐物,吴强因胃内容物返流入气道而就诊的可能性大。张平诊所未对患者吴强实施必要的体格检查,就使用舒喘灵喷雾剂治疗,使异物吸入更深,对死亡的发生有一定的促进、辅助作用,参与度拟为20%-30%。

­  由于张平始终不接受调解,日前,法官根据鉴定意见和调查情况作出判决:张平承担此次医疗纠纷20%的责任,即赔偿吴强家人各种损失148309.3元,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。而吴强作为成年人,凭借自身经验要求购买药品,存在一定责任。

­  法官提醒,在医患矛盾相对激烈的当前,医生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规范诊疗,包括在用药前仔细诊察患者病情,再根据体查结果谨慎用药。而患者在就诊时,应保持对医护人员的信任,如实讲述患病、不适等情况,以便医生做出准确诊断。(记者 李大荣 见习记者 邬眉 通讯员 陈立烽 袁友凤)

­  昨日凌晨2点半左右,在福州二环鼎屿高架桥(位于二环与福新路交叉口)上发生了一起惨烈车祸:一辆电动车闯高架桥,侧翻在上桥处,骑车男子摔倒在地后,被一辆疾驰的小车拖行了10多米,当场身亡。目前,事故原因仍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­  记者昨走访二环多个高架桥,都发现电动车闯禁行

­  目击者:电动车上桥前曾犹豫

­  昨日,记者赶到鼎屿高架桥时,现场已清理完毕,只有路面上留有一大滩血迹。

­  车祸发生时,市民孙先生恰好路过,目睹了惨烈一幕。他说,当时电动车由北向南行驶,骑车的是一名20多岁男子。“接近高架桥时,骑手曾犹豫了一下,好像在考虑要不要上桥。”孙先生说,由于车速较快,那名男子刚把车头一扭,冲上高架桥,意外就发生了,电动车突然侧翻,男子也摔倒在地。这时,一辆小车从后方疾驰而至,避让不及,直接撞上了倒地的骑手,将其拖行了10多米才停下。

­  据了解,车祸发生后,民警赶到,对高架桥由北往南方向进行了临时管制。120救护车到场后,医护人员确认骑车男子已死亡。

­  马上调查:在事发路段,10分钟内5辆电动车闯高架

­  电动车、摩托车闯二环、三环高架,一直是福州的交通顽疾,近年已屡酿惨剧。就在一个多月前,南二环高架桥发生过一起事故——6月19日凌晨,一名34岁男子骑电摩上南二环高架桥,被后方车辆撞飞,坠下高架桥后身亡。

­  昨日,海都记者在现场看到,鼎屿高架桥上桥处立有警示牌,严禁电动车、摩托车上桥。但在记者观察的10分钟内,就有5辆电动车冲上高架桥,与小车抢道。下午4点半左右,一辆电动车上桥时,险些被紧随其后的一辆的士撞上,还好的哥及时刹车。几分钟后,另一辆电动车冲上高架桥,还违规载人,与其他小车混行,险象环生。

­  采访中,不少市民反映,闯禁行的电动车、摩托车不仅严重影响道路通行效率,也成为“马路杀手”,呼吁交警等部门加强管理,也希望骑手能重视安全,别图一时方便,拿生命冒险。(海都记者 余少林 陈燕燕/文 林丹/图)

天津男士衬衫订做厂家

棉袄订制

天津休闲衬衫定做

相关阅读